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4月>> 作家走廊

终南山下

李彦

杨辉进来的时候

    春夏之交回国旅行,是桩惬意事。参加完南京大学的110周年校庆后,就匆匆赶赴西安,陪同勃兰特教授,采访拍摄一部教学片,用以介绍当代中国文化信仰生活。

    一到古城,便接受了瓢泼大雨的洗礼。前来迎接的朋友笑着打趣,贵人出行,风雨随行。看看人高马大的勃兰特,想到他是负责《大英百科全书》世界宗教条目的编审,也当得起贵人之称了。

    连续两日阴雨之后,迎来了阳光明媚的清晨。大家兴致勃勃驱车西行,去探访终南山下的楼观台。据说那里保存着两千多年前老子讲经传道的遗址。

    站在宽阔的现代风格广场上,眺望周遭华丽夸张的仿古建筑,不免有些失落,连连催问陪同的道长,请他引领我们去瞻仰真迹。一路上行,看到了几株有来历的古树,却终因缘浅,未能踏足被围起来修缮的古楼观遗址一饱眼福。

    见了几位道长,奇怪怎么大家的形神举止皆似出自一个家族的亲戚?朋友解释说,道教崇尚自然,不修边幅,不刻意打扮,若与前日所见的佛寺方丈满面庄严的神态大相径庭,也就不足为奇了。

    午后,道长带我们去大陵山吃农家饭。伴着丁冬的山泉大啖红烧鹿肉。道长也不忌口。见我疑惑,便说,道家仅有四种肉不食,且都有讲究:牛耕田,狗看家,羊跪乳,雁忠贞。

    饭罢下山,路边赫然闪现出老子墓。道长说,当然是真迹了,否则何以称作大陵山呢!下车细瞧,除了一座刻有清代皇帝手迹的碑石外,没有任何装饰,质朴得令人折服。也不见游客踪影,冷清得令人起敬。我信。勃兰特却怀疑,说,正如耶稣的生死传闻是永恒的争执一样,老子的陵墓,甚至包括老子其人的真伪,也难以证实。说归说,他依然踩着泥泞的水洼,端立在陵前,拍了几祯存照。

    勃兰特早已读过史料,深谙首批来长安觐见唐太宗的基督徒故事,自是企盼着亲睹“大秦寺”风光的历史时刻。远远地望见耸立在终南山缓坡上的宝塔,他急切地迈动着一双长腿,穿行于麦田小径间。脚步刷刷扫过,成熟的麦粒纷纷洒落在松软的黄土上。

    气喘吁吁地来到塔前,却见树阴下围坐了几个穿褐色僧袍的男女,嘻哈说笑着剥豌豆。这不是基督教的塔么?男女们抢白说,啥基督教?是俺们佛教的塔,天天跟他们吵哩!

    朋友说,某日她独自上山,被男女们拦住,缠着要她捐献,声称已聚敛了几十万用来修庙。钱去哪了?无人知晓。

    陪同的学者悄悄讲了内幕。据说这些男女是附近村庄游手好闲之人。几年前,大秦寺被文物局确认为基督教传入中国后的发源地。但遭到佛教徒抗议,引发了争斗。便来了些男女,在寺前盖了座土坯房,驻扎下来,用破布蒙上了塔中有高鼻深目卷发形象的壁画,又搬入几座佛像,硬说此寺是佛教圣地。干扰太强,文物局无奈,已经挖掘出的地宫和大殿遗址,只得重新填平作罢。

    勃兰特听了,倒不惊讶,说,文献记载,14世纪时这座寺庙已被佛教徒占用,如此这般,也情有可原。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