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4月>> 金短篇

对影成三人

裘山山

杨辉进来的时候

    1

    话不投机半句多这句老话,在吵架的时候也是用得着的。意思是说不投机的时候,吵都不想吵,你一刀我一棒的时候,还算有温度有激情。所以,那天一听到男友说出发日期不能改时,包晓妮马上说,那你按你的计划走,我自己安排。男友生气道,是你食言又不是我食言,怎么你还不高兴了?包晓妮说,我有不高兴吗?我不是叫你按计划走吗?难道我一个人过节还得欢天喜地敲锣打鼓不成?男友愣了一下,掐了电话,懒得再说下去了。

    包晓妮对着镜子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开始化妆。她觉得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她该不该难过呢?或者,该不该为自己不难过而难过呢?恋爱这一年多来,一直都是她先挂电话的,就是短信来往,也是她先不回的。终于改朝换代,轮到她在野了。

    包晓妮也知道不能怪男友,国庆自驾游去青海湖的计划,是一个月前就定好的,甚至是半年前就定好的。她也曾举双手投了赞成票的。男友为此做了大量功课,还买了新相机,换了汽车轮胎,邀约了其他几个朋友,甚至订了沿途的旅店。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不可能为她的突然变故而改期。但她还是希望男友能说一句,我跟他们商量一下试试看?或者,要不我也不去算了?哪怕是装模作样假惺惺的也好啊,女人很好哄的他不知道吗?

    但男友却那么肯定地毫不犹豫地毋庸置疑地甩下她,跟其他人一起走了,他甚至都没问一声,你一个人怎么过节?去你父母家吗?起码的关心都没有。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不是青海多重要朋友多重要信誉多重要,而是,女朋友不重要了。

    失意的情绪渐渐涌上来,来得缓慢而有力量,浇筑得包晓妮整个人像块预制板一样沉甸甸的,她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往下坠,起码坠下去了五岁。她知道自己不是因为去不了而失落,青海湖,永远在那里,早晚可以去。她也不是因为假期没着落而失落。而是,觉得,自己被甩了。男友不再是一年前刚追她时那个鞍前马后的男友了,她也不再是那个可以颐指气使的公主了。该宝贝已下架。

    她克制着,仔细收拾好自己,还特意选了一支稍微鲜艳点儿的口红,今年流行的橙红色,细细地涂抹在自己稍稍有些厚的嘴唇上,让自己看上去精神矍铄(这词儿是不是形容老年人的?),总之跟以往没什么不一样,然后出门去学生家上课。

    包晓妮是音乐老师,在学校正常教课之外,还辅导了几个学生学钢琴。其中一个女生,中秋前要参加演出,因为是平生第一次参加演出,紧张得手发抖,眼泪汪汪地恳求包老师站在后台陪她,就跟第一次生孩子的产妇希望丈夫站在旁边一样。那女生11岁,被爹妈娇生惯养得跟学龄前儿童似的。学龄前儿童的家长便提出请包晓妮一起去参加演出,耽误她一个晚上,算补课。

    家长虽然是很客气地提出了这个请求,却让包晓妮非常生气:他明明知道自己无法拒绝,怎么能提这样无理的要求?他提出来就等于给包晓妮下了死命令。你把我也当你部下啊?包晓妮在那一瞬间充满怨恨,对他,也对自己。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