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4月>> 金短篇

野猪泡,野猪跑

朱日亮

杨辉进来的时候

    李年发现他这个村长当得窝囊。

    野猪泡在半山区,八百亩山坡地全是坑坑洼洼,山坡也不长树,光秃秃的就像和尚的脑瓜瓢。村民们跟和尚一样,奸懒馋滑屁,全村没一个正经干活的,男的摸纸牌,女的扯老婆舌,不管男的女的,三句话不离裤裆。

    那天在会计瞎小明屋里,李年手气臭得要命,八圈摸下来没和一局,李年愤愤地骂道:今天踩屎了,老子臭了一天。借故出去放尿,把牌一推。几个村委不答应,说,放尿行,放赖不行,给了钱再去放尿。看牌的瞎小明劝李年说,再摸一把看。李年说,摸个屌,你想让老子憋死啊?

    瞎小明的房子傍着野猪泡,村委们正在他屋子研究小电站的事,研究研究就摸起了纸牌。几个村委都明白,研究也是白研究,没有人民币,小电站就是一个“词儿”。

    野猪泡罩在一片大雾之中,出了屋子的李年打了一个冷战,春分过了,山里还是冷得像冬天,看样子春播还得延几天。李年掏出家伙,冲着草窠子一通乱尿,一肚子尿水愣憋了八圈,下面那家伙胀得老大。猛不丁一个黑影从草窠中钻出来,吓了李年一跳,手上那话立马就蔫了,残尿淋他一裤子。李年喊一声,哪个狗日的?那人颤颤缩缩地走过来,说,是我。

    是小国。这个小国是野猪泡出了名的跑腿子,快四十还没娶媳妇。媳妇没娶,女人却没少睡,野猪泡大大小小的娘们让他睡了一打。小国的几垅山坡地早就包给别人,他几日呆在野猪泡,隔几日又无影无踪,只要他回来,又是盯上哪个老娘们了。

    小国盯的是瞎小明的媳妇小娥。瞎小明人囊,小娥却一点不囊,在小国眼里,小娥是野猪泡最俊的女人,人长得俊就骚,野猪泡的男人没有一个不惦记小娥。

    那天小娥和小国说好,要看他的手机。小国算计村委们开会,小娥能有工夫,想不到村委们摸起了纸牌,一边摸牌一边议论小电站,公私两不耽误,一圈比得上八圈的工夫。男人打牌,小娥看牌。小娥喜欢看牌,小娥特别喜欢看男人打牌,不光看,还给他们出点子,要他们这么打那么打,她觉得这么看比亲手打有意思,不出钱还有乐子。小娥不知道,其实男人们也拿她当乐子,有小娥在,他们都不愿意回家。

    小国在草窠里躲到小半夜也没见到小娥的影子。野猪泡夜里冷得要命,小国差一点就要冻僵,有一会儿他想跑掉,想起小娥那一身白肉,咬牙忍住了。

    小国知道李年和小娥有一腿。有一腿就有一腿,李年有一腿,我小国就不能有一腿?肉烂锅里,能吃一口就吃一口。小国不怕瞎小明,他怕李年,他不怕李年当村长,怕李年揍他。李年是个说打就骂的人,在野猪泡,李年最有力气,脾气最暴,外号李大卵子。李年一对卵子比鸡蛋还大,小国认定李年就因有一对大卵和一身力气,才当了村长。

    李年冷眼看着小国,说,又出来跑骚了?

    小国一脸惊恐地说,吓死我了。李年说,谁吓死你了?小国指着水泡子说,村长,泡子有个怪物,吓死我了。李年问道,怪物,什么怪物?小国把野猪和大象合在一起地说,老大了,又黑又亮,一对大獠牙。李年不信地说,野猪吧。小国说,长得,比野猪大多了,差点吓死我。李年说,是野猪,在泡子里洗澡呢。小国说,真不是野猪,撒谎我是你孙子。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