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5月>> 作家走廊

女孩十一·二十一

皮拉尔·昆塔纳

杨辉进来的时候

    皮拉尔·昆塔纳

    Pilar Quintana

    哥伦比亚小说家。生于1972年。著有三本长篇小说和一本即将出版的短篇故事集《小红帽吃大野狼》(Caperucita se come al lobo)。她在完成长途的世界之旅后成为了作家,并于2003年出版了《发痒的舌头》(Cosquillas en la lengua)。昆塔纳在作品《怪诞螺丝钉收藏家》(Coleccionistas de polvos raros )于2007年出版后不久,便获选成为海伊文学艺术节(Hay Festival) 39岁以下最重要的39位拉丁美洲作家之一。她的第三本小说《鬣蜥的阴谋》(Conspiración iguana) 在2009年出版。隔年她在西班牙的卡塔赫纳市获颁La Mar de Letras 奖。

    2011年她参加了美国爱荷华大学的“国际写作计划”。昆塔纳的短篇故事也刊登在拉丁美洲、西班牙、德国和菲律宾的杂志与选集中。她同时也是哥斯达黎加El País周刊文艺栏的专栏作家。她跟先生两人在哥伦比亚太平洋海岸边的一处偏远的丛林中,盖了一间房子,迄今已居住九年。

    “那个周末真不知道他跟我说了些什么,”小姑娘说,“他从来不曾如此对我,可那天却从早到晚殷勤极了,小姑娘长,小姑娘短,喝点朗姆,喝杯果酒,我给你点支烟,我教你骑马。”马儿溜达在跑马场上,背景是午后的灰色,脚下有牛粪;两边不是仙人掌,便是铁丝网;到处都是苍蝇。

    换句话说,那真是个传说。于是,男人走了过来。

    “小姑娘,我跟你说件事,”他神情严肃地说,“那是平克·佛洛伊德乐队② 的一句歌词。”

    他靠得太近了,以至于两人的脸碰到了一处。瘦姑娘顿时不知所措,似有千万只蝴蝶在五腑内翩翩起舞。“这时他忽然说出了那句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话。阿乌雷里奥是用英语跟我说的,可我懂个球。”他若为她唱支民歌,情况就不一样了,譬如“当我看见她和她的男人在一起,就会妒火中烧”。那样的话,她就懂了。她会幸福地说:阿乌雷里奥是真心爱我的。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阿乌雷里奥虽然是个好人,而且只会说上等人的语言:英语。对小姑娘而言,英语太厉害了,不同凡响。她相信,那句话一定很重要,很关键。它蕴藏着过去和未来的一切奥秘;一切关键和根本,法则和反法则皆在其中。那是他的心声,而她却根本听不懂。她不知道他究竟说的是什么,但归根结底应该是:一、今晚到我这里来,小贱人,但明天我们就互不相识了;我那么贱,所以一定会乖乖听话;二、今晚你是我的,以后永远都是我的,小姑娘,我的最爱。然而,他并没有将她带走。

    小姑娘自问自答,然后说:“真令人绝望!”

    “我的胸脯自然而然,它们小巧玲珑,是意大利名模的尺寸。浓缩而饱满。它们不妨碍我穿任何衬衣,同时又足够挺拔,像新鲜水果晶莹剔透。在这个意义上,它们又不像意大利模特儿的胸脯,因为后者是僵死的。我的胸脯充满活力,我跳跃,它们也跟着跳跃。它们营养丰沛,浑圆如塑,充满肉感。谁见了都想着吸吮两口,将它们啄起来,因为它们富有弹性,像两只诱人的嘉宝牌奶瓶。不过这个他们说了算,尽管我爱它们。有一天老某带我去一家诊所,当然不是因为我有病。但我还是去了,医生是个驼背糟老头,给我左右正反拍了一通,然后在电脑上显示出来。”

PAGE 1 OF 11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