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5月>> 作家走廊

麦·让迪与飓风

碧娜·莎

杨辉进来的时候

    碧娜·莎

    Bina Shah  

    1972年生。居住于卡拉奇,新闻记者和小说家,并在大学里教授写作课程。著有两本短篇故事集《动物药》(Animal Medicine,1999年出版) 和《祝福》(Blessings,2007年出版),以及四本长篇小说《蓝色的梦》(Where They Dream in Blue,2001年出版)、《786网吧》(The 786 Cybercafe,2004年出版)、《贫民窟小孩》(Slum Child,2009年出版) 和 《殉难者的季节》(A Season For Martyrs,2010年出版)。

    作品曾先后被翻译成乌都语(通行于印度和巴基斯坦的语言)、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她曾在国际及巴基斯坦的报刊上发表过许多作品,如《独立报》《国际先驱论坛报》《星期五时报》、Chowk(线上杂志) 和格兰塔杂志(Granta) 等。其最新长篇小说《殉难者的季节》获颁2010年阿玛菲海岸文学节(Amalfi Coast Literary Festival) 的Un Mondo di Bambini奖,并参与2011年美国爱荷华大学“国际写作计划”。

    早晨军队就来到布德尼高思村:一辆卡车载着满满的士兵和一位带着喇叭的中尉,隆隆地驶进了村子,停在了村中的那条土路上,这条路从公路通向村民居住的地方。中尉站在不大的路堤上面,居高临下,俯视着村舍,发布着一连串村民根本听不懂的指令,而士兵们在四周来来回回,放置沙袋。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声音穿过空气中臭烘烘的气味,慢慢地飘入村民的耳中,就像一群嗡嗡乱叫的黄蜂。

    “他说什么呢?嗯?他说什么呢?”问话的是阿卜杜尔·拉提夫,他是村中岁数最大的人,成天到晚地坐在他的网床上,抽着水烟袋,让每个路过的人都很不舒服。他蹲坐着,脚尖勾着床弦,白色的眉毛纠结成两个音符,左边是“泽尔”,右边是“泽巴尔”。

    “你安静点儿,我就告诉你他在说什么。”他老婆麦·让迪说道。她比他年轻二十岁,但也算是老年人了。她的一辈子都在照顾着阿卜杜尔·拉提夫,他的儿子们、孙子们,还有那些年年增加的,数不胜数,不受重视的女孩子们,这些操劳早已让她两鬓斑白;海边的空气和含盐的水雾使她的皮肤干涩,脸颊起满皱纹;无休无止地做饭、洗衣、从管井中打水装入简便的桶并顶在头上,她的双手因为这些辛劳而变得红肿,就像胳膊下面长了两只螃蟹。但是她的眼睛依旧明亮,听觉依旧敏锐:她能够区分二十种鸟的叫声,并能叫出每一种鸟的名字,这本领让全村的人都惊叹不已,因为他们的耳膜早已被海浪和海风嗡隆声磨平了。

    她侧着头,听着不太大的喇叭声,然后摇摇头。“他说我们应该搬离这里,去地势更高的地方。”

    阿卜杜尔·拉提夫的脸色变得苍白。“我知道这次的暴风雨一定很糟糕。”

    麦·让迪点头表示同意。整整两周,天空的颜色都很奇怪,破晓时是淡红色的,日落时变成火红色。整整一周,海浪无休无止,海水不再清澈湛蓝,而是被搅得浑黄。在过去的三天里,潮水异常汹涌,退潮时海水一路退却,留下空旷的海滩,贝壳和海蜇散落在沙子中;涨潮时,海水会漫过坝墙,坝墙是先祖们来到这个位于卡拉奇市郊的渔村定居时,用巨大粗糙的石头堆砌而成的。

PAGE 1 OF 9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