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5月>> 金短篇

情圣

张笑天

杨辉进来的时候

    我像往常一样上班,不过今天有点异样。在玄关下,楼厅内,机关干部们都神神秘秘地交头接耳,在议论什么,不像往日恭敬地同我打招呼、退让一旁,看我的眼神全都怪怪的。我敏感地注意到,几乎所有的目光都向我聚焦,与我的目光稍一接触,又闪电般躲开。我挺不自在,有几分恼怒,不要说对我这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是大不敬,凡有人格自尊的人都无法容忍这公然的蔑视。     出了什么事?显然不是好事,似乎与我有关。我的心不免一阵咚咚乱跳。走出电梯,见秘书鲁岩幽灵一样守在我办公室门口,眼神也像飘忽不定。我尽量镇定一下自己,看也不看他,吩咐他把下午常委会议程发下去,就走进了办公室。

     

    鲁岩溜了进来,没有像往常一样给我先沏一杯茶,却把门从里面锁死了。我的心一沉,仿佛意识到某种危险正向我袭来。我问他:干什么这么神秘?我不是告诉过你,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吗?

    鲁岩咧嘴苦笑一下,凑近我,小声问我:刘书记昨天没上网吧?

    上网?莫非网上出现了什么爆炸性新闻?这一阵子,好多涉及腐败官员的“不雅视频”、“房姐”、“房妹”之类的东西不时地在互联网上搅起一阵阵波澜,这威胁是潜在性的,我周围的好多干部都把名贵手表收起,甚至干脆不戴表,也绝不在公众场合掏出名牌烟来抽。在生活细节上炫富而栽跟头,犯不上。

    我算是比较低调的,无论官场、民间,我的口碑好是公认的。当然,我也是肉身凡胎,不敢说内心世界里没有阴暗角落。但我为人处事向来谨慎,每走一步,都会思前想后,把可能出现的弊端想充分,在我来说,连那些潜规则如灰色收入我都不沾。我一时想不出,我怎么会被网上的黑手推上风口浪尖。

    我嘴上硬,心里还是没底,这年头,有几个官员不怕网上“人肉搜索”的?只要盯上你,能把你祖坟都掘开。望着墙上我手书的斗方,是“慎其独也”几个字,这是我的戒条。我干事这么小心,如履薄冰、如临深渊,难道还会出纰漏?那真是老天跟我过不去了。

    作为秘书,鲁岩自然是与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我落水,他也会窒息。他几次欲言又止,大概碍于我的脸面,他到底把话咽回肚子里。他走到写字台前,打开电脑,示意我自己看,说了句“我在隔壁等”,就轻轻开门回秘书室了。

    我来不及坐下,急忙去看网页,是一段不堪入目的桃色视频,两个交媾男女。天哪,这女人不是柳飏吗?男的除了我还能是谁?幸亏看不清面目,但却标着我的名字和官衔。我又惊恐又绝望,关了这个,下一个跳出来,网上在发疯般转发、下载。过去只在旧小说里看到过“真魂出窍”的描述,却从无体验。而今天我算尝到真魂出窍的滋味了,那一刻我头脑一片空白,只剩一副躯壳。

    直觉告诉我,我被人设计了,我落入了别人挖的陷阱。对,一定是这样。前天浏览网页,重庆有十一个厅局级干部、国企老总面临灭顶之灾,他们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被一个叫赵洪霞的女人拉下水,上床纵欲视频先后曝光于网上,成了一大丑闻。后来破了案,原来是一个敲诈团伙所为,他们用同一女人,向官员

PAGE 1 OF 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