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5月>> 作家地理

阿尔山的花开与爱情

任林举

李彦墨

    一

    两棵俊秀而修长的白桦树,就那么依偎在山口的路边上。

    它们的根部虽然是分开的,但在高处,却彼此倾斜、靠拢,树冠紧紧地拥在一处。这让人想起流传于人类中的“倾心”一词,或某一篇古文里所描述的意境:“根交于下,枝错于上。”

    看它们相亲相拥的样子、那种难以言说的缱绻与热切,好像它们并不是从小就在那个山口一起长大长高的,而是受命于某种神秘力量的驱使,经过急行,从两个不同地点特地赶到这个山口相会,涉过一重重山、一道道水、数不清的季节和岁月,在这个宿命的山口为经过它们的人倾述一段奇特的情缘。

    它们头顶正是如洗的蓝天和锦绣的白云,它们脚下则是阿尔山的七月和七月里红灿灿的花开。其实,它们只是一个故事的开头、一部影片的序幕,对于风情万种的阿尔山来说,它们只是一个有一点象征意味的表情。

    让我们驱车穿过英雄的科尔沁,越过那山口,越过那白桦带,一直向北——

    阿尔山,就会很铺张、很豪放地为我们打开它美丽的七月和七月里所有令人神往的故事与传说,还有暗喻着性与爱情的花开。

    于是,田野里、草原上的各色花朵,便不顾一切地纷纷打开花蕊。那是一片色彩的海洋,那是一场浩大的爱情叙事,那是一个芬芳而绚烂的梦境。红的如燃烧的火,白的如绵延的荼,紫的如落在地上的云彩,黄的如一滩滩化不掉的阳光……整个时段,整个区域,连在草地上跑来跑去的风都带着拂不去的香,空气里到处飘荡着甜香而又暧昧的气息。

    阿尔山并不是一座山,它只是植物们用来生长、开花,人们用来寄托情感与情绪的一个地点。按地理说,它本是一片地地道道的草原。在蒙古语中,arshaan(阿尔山)的意思是“热的圣水”,是一处水泽丰盈的草原秘境。

    二

    这是一个从来都与花儿与爱情有着不解之缘的地方。

    《蒙古秘史》里所记载的弘吉剌部,核心领地就在阿尔山。

    弘吉剌,既是一个部落的名字,也是一种花的名字。每年的五月,冰雪刚刚消融,草原上的草、山上的树木还没有泛青,弘吉剌花就在山冈或水边灿然开放了。如果把草原的花季比作一支动人的乐曲,那么五月里弘吉剌花的开放,则是一段绚丽的前奏,而到了七月则是乐曲中的高潮。我没有在五月里去过阿尔山,想象不出弘吉剌花四处开放时是一种怎样的景象,但一个强大的蒙古部落能够以一种花的名字来为自己命名,足可以从另一个侧面确认弘吉剌的魅力以及它灿然开放时对人们视觉及心灵的冲击和感染。

    弘吉剌,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杜鹃花,因为地域和民族的不同,它们就拥有了不同的名字,映山红、金达莱、达达香等。其实一种花儿叫什么,开在哪里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它们在人们心中所引发的感触和所营造的自然氛围。一样的野杜鹃,到了阿尔山,就是弘吉剌了。这不仅仅是一个称谓的问题,更是一个文化视角和心灵感应的问题。平常被掩埋在深山密林里的一种小灌木,一旦到了草原,到了四岸无遮的平湖之滨,就一下子幻化为临风摇曳、凌波傲物的仙子。草原就是它的道场,只有在草原上,它的姿态、它的品质才真正凸显出来,它热烈、灿烂的情感才能得到草原上人们的认同、理解和呼应。所以在草原上,弘吉剌花儿就很受人们的喜爱和崇敬,那些能够给无边无际的平以及无边无际的绿增添生机和色彩的各类花儿也备受人们的喜爱和崇敬。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