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7月>> 作家走廊

也斯:我一直想跟这个社会对望

黄礼孩

杨辉进来的时候

    1月6日夜11点多钟,作家徐倩娜发短信给我:“刚悉香港文坛前辈也斯先生去世”。随后不久,我又收到几个朋友的短信,朋友们知道我和也斯有交情,第一时间告知了这个坏消息。享年才63岁的也斯的去世令人惋惜,但命运就这么残酷,叫人无奈。这一年的广州异常寒冷,这一夜,就在我回家的路上,我接到《国际先驱论坛报》关于也斯的采访。我一边听着电话,一边看着无言的夜空,一些与也斯相处的瞬间如火花一样闪现。     多年前,与也斯初次见面就被他吸引住。在深圳的一个小型文学活动上,他带来一位异常漂亮的日本女诗人,他们用英文饶有趣味地聊着什么,不时有诙谐的笑声飘过来。

     

    也斯身上有一种亲切的东西在闪烁,是一种爽朗、明净的善。果然,跟他熟悉之后,与他聊天就觉得眼光正穿越海平面到更远处去。有时,他从香港过来广州做讲座,我会带他去一些隐秘的地方淘影碟。有时,他过来看我们为他的书设计的封面,之后也会留下来,在我的艺术空间看一场电影,完了还进行一场研讨会。他似乎喜欢东欧和法国电影多一些,这跟他做东欧的研究有关。多年后,再回想这个镜头,觉得先生跟我平时接触到的他们那个时代的人不同,他对事物的热情甚于他人,在那里他保持着对世界最初的眷恋、敬意和警惕。

    这样一位值得信赖的诗人,比起他的本名梁秉钧,他的笔名也斯更有知名度。不管是梁秉钧,还是也斯,这个写诗、写小说、写随笔,也摄影、做翻译、做研究的人,他的多元和丰富在这个时代是属于有限的少数。梁秉钧生于广东新会,童年在香港长大,1984年在美国获文学博士学位。在这之前的六七十年代,他已经写出显示其才华的诗歌:黑夜盖上空虚的被褥/蓝色灯光睡着了/天色也围拢过来/你在淋漓的街道上/找不到一个终点。也斯在他的青年岁月里葆有对命运的好奇,召唤着一种神秘的浪漫主义,寻路诗的国度。此后,他游学于世界各地,阅读到各地不同的诗歌作品,接触到更多的诗人,身上就弥漫出东西混杂的气息——西风里飘逸出来的味道,接近时,他又是东风带来的和煦,无限的平和。

    在也斯的多个身份中,他有跨越不同边界的回归,他对诗人这个称呼更为看重。他以自己温情的文字完成了诗人这个崇高的名字。他的诗歌叙述平缓,对情境有细致入微的体察,在感性的延伸之处又有节制的保留,不是大江大河的奔流,也不是海洋之心澎湃的召唤;他在时而幽默一笑、时而一本正经、时而婉转抒情的风格里窥见物性和人性,在自我的想象中疏离庸常的认识,又在习以为常之间重新发现它们的某种迹象,让你在过于顺畅的阅读之外遇见放任自流的时光。他的诗歌纠缠于地域、食物、伦理、时事、历史、记忆、流浪、地理诸多题材之间,时为解构,时为批判;有启示,也有抚慰;是疏阔,也是卑微。诗人在他的普世情怀里将机敏风趣和庄重敦厚的文字放在岁月的潮汐上,卷起一页页缤纷的雪花,那也是生命永恒的细浪。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