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7月>> 作家走廊

飞越爱琴海

张同吾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三年前我和顾子欣应希中友协和埃中友协的邀请,去访问希腊和埃及,这两个文明古国犹如缠裹着神秘的面纱,久久地令人神往,此行与其说是一次传递友谊的文化之旅,莫如说是寻找失落的文明,也可以说是穿越漫长的时间隧道,去感受储藏在一片片巨石深处滚烫的诗情。顾子欣是我相识多年的朋友,是诗人和翻译家,多年任驻外公使,精通英语,如果没有与他结伴,我将寸步难行。

    一

    4月16日清晨我们从北京起飞,在迪拜转机时又逗留五小时,抵达雅典已是夜幕降临,而北京正是午夜时分。汽车在古老的城区穿行,没能看清雅典的面容,便下榻于一家美丽而洁净的小旅馆。跨越天长沦海的旅程,我感到有些疲惫,稍事洗漱纳头便睡。翌日醒来晨光熹微空气清新,我和子欣用过早餐便各持一杯咖啡,坐在餐厅外凉台的藤椅上,远远地眺望卫城,清晰地看到了帕特农神庙。

    无数次在书报和影视屏幕上见过,它是雅典的象征,也是智慧和力量的象征,当欧洲还是一片蛮荒,人类便在这片临海的山冈上创造了艺术的辉煌。但是当天并没安排我们游览雅典,而是在早餐后便赴机场飞往克里特岛了。我问子欣为什么不先去卫城,他说希腊文明的发展最早在克里特,然后是迈锡尼,最后才是雅典。很显然,希腊朋友让我们沿着时间的脉络去感受历史发展的踪迹。希腊机场很小,矮矮的楼房小小的候机厅,看惯了北京宏伟的首都机场,这里却像个干净安宁的乡村客店,无人光顾,只有我俩在那儿静静地坐着。应该八点半起飞,到了八点半才陆陆续续慢慢悠悠地来了几个旅客,有年老的夫妇和年轻的情侣,仿佛都从历史深处走来,在一个慢节奏的国度里慢节奏地生活,悠闲而快乐。这架仅容二三十人的小飞机,离开雅典便进入爱琴海的上空,飞机与阵阵海鸥为伴,在海面上低空飞翔,爱琴海竟是如此之蓝,蓝得娇媚蓝得醉人,而爱琴海的天空湛蓝得净远而透明。正是这片美丽的海水,数千年来滋养着沿岸许多城邦的古代文明。

    克里特岛很大,我们乘公交车去参观迷宫,传说早在公元前2000年,米诺斯王国定都克诺索斯城,在这里修建了一座宫殿,因其回廊九曲殿堂相衔,便称之“迷宫”。尽管墙壁和房舍都已颓败,仍矗立着宏伟的山门、高大的廊柱和残损的宫室、宝座、断裂的宫墙,都是洁白的大理石,都有精美的雕刻。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大理石上的花纹,想去触摸昔日工匠的手温,4000年的时光漫长得让人难以想象,该有多少次日月洪荒、江河泛滥、水火灾难、战火硝烟、生灵涂炭,唯有石头不朽,承载着艺术智慧让生命以石头的形式永存。我们饶有兴趣地看到迷宫中竟有浴室,有冲水厕所,在庭院里有个平台,平台前有阶梯式石椅,很显然是宫中剧场。在希腊戏剧与诗歌是形影相随的姊妹,它们以诗化情节与神话传说相融汇,构成了世代相因的希腊的文化性格和语言方式。更加令人惊叹不已的是宫室内的许多壁画竟然保存完好,其中有一幅画画的是头戴百合花的国王,他的王冠上还缀着孔雀毛,胸前挂着金百合项链,身着紧装,目光炯炯,手持长剑,威武劲健。王后宫室的壁画,是游弋的鱼虾、海豚、珊瑚、海胆,一派万类和谐的生动景象。还有一

PAGE 1 OF 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