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7月>> 【凝视与聚焦——六刊一报新世纪诗歌作品联展】

车轮上的诗歌城堡

纪永亮

杨辉进来的时候

    大片的雪花落下来,形状和图案都不相同,就像车城这块土地上的那些诗人,散落在车城的每一个角落里,有的随着季节的风融化、蒸发,有的深入进泥土,化成了一棵草、一片叶、一朵花,有的在凛凛的寒风中尽可能地舞出自己的灵秀。

    我在寻思诗人究竟是什么。他们是这块土地上的“妖魔”,扭动着“妖冶”的身姿,有时是一种声音,猫一样穿行,有时是一个影子,幽灵一样飘忽不定,有时又是一行脚步,歪歪扭扭、荡漾无形,像渔火又像鬼火。如果是,那么他们就是受难者,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前行而又潜行。他们与众不同,一路歌唱,不想做一个怜悯和被怜悯的人,把自己的灵魂淹没在别人的灵魂之中。

    他们是不能入“正传”或“正史”的小人物,他们用自己生命的那点可怜的热量,温暖着一座由钢铁铸成的工厂,让人们记住了一汽这个名字,让一汽也有了另外一种体温,让汽车城有了一个更加温柔的名字——诗城。一座钢铁加车轮的“城池”,从此少了些许的寂寞,多了一份“热恋”。

    别了,冬天!别了!

    我连影子都带走,

    带不走的只有歪歪斜斜的,

    也许是刺眼的脚印……

    这是香港诗人张诗剑《告别冬天》这首散文诗中的一段,可以用来印证车城这些诗人。车城几代诗人的灵魂始终沿着大路神秘的方向行走,灵魂的足迹形成了一条通向远方的轨迹。没有诗歌的圣宴与诗人的光环,即使是在1958年大跃进那样的诗歌年代,车城的诗人也依然没有挣脱黑土地的沉重,用属于他们的生命方式执拗地唱着内心的旋律:

    把你寄来的五颗麦粒,

    放在哪儿好呢?我的弟弟!

    这是五颗珍珠般的种子呀,

    带来故乡丰收的信息。

    这是一汽“城堡”里的第一代诗人张永善在1957年7月写下的一首诗。恰如他所说,“诗与解放车一起诞生。”情感给了车城诗人鬼魅的魔力,而富有自然的创作冲动,驱使着内心的欲望与激情,一个魔瓶被一个时代打开了。

    张永善在他的诗集《岁月情踪》的后记里说,他的第一首诗《盘古开天第一眼》发表在车间的黑板报上,写的是第一辆解放车下线时候的喜悦心情。没想到这首小诗被工友抄下来送给了《汽车工人报》发表了。无意中张永善走上了诗歌创作这条靠近内心的不归之路,成为了车城这座诗歌城堡里的第一代堡主。

    1956年11月,《长春》文学月刊发表了张永善一组歌颂中国汽车工业,描写一汽人火热劳动生活的诗歌,那是汽车城这座城堡里的诗人第一次勇敢地推开了诗歌城堡的大门,以中国工人阶级的崭新形象,走向了社会这个更具魔幻力量的大舞台。

    1958年中国最权威的《诗刊》4月号发表了“工人诗歌一百首”,一汽的五位诗人张永善、房德文、张忠祥、侯钺、于德成的十三首诗歌入选。那一期的《诗刊》还发表了一汽三位诗人谈诗的短文。一汽的诗人第一次登上了中国最有影响、最具权威的国家级刊物。

    1958年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诗歌创作的高峰,在民歌大量涌现的岁月里,沐浴着新中国的朝阳,刚刚建成的新中国第一座汽车制造厂,自然成为了中国诗坛关注的对象。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部长、中国作家协会主席茅盾和诗人郭小川披戴着1958年7月的阳光,兴致冲冲地来到了长春,走进了车城。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