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7月>> 艺术中的修辞

宋朝人姚大伍

千夫长

杨辉进来的时候

    那一天,从湘西吉首去张家界坐飞机。

    在民族宾馆上了吉普车之后,发现开车送我们的以及和我同行的都是陌生人。这次邀请我们的主办方因太匆忙,宾客之间也没做过介绍。百年修得同船渡,坐在一辆车上也是缘。我们就自己打招呼,当下的流行已不用交换名片,名片已是过时的东西了。想来,我不用名片也已有好多年了。我们互相摇一摇,就都添加上微信,进了朋友圈。在山路间颠簸了一会儿,没话找话地闲扯了几句就熟悉了。特意绕路开车送我们的胡紫桂兄是长沙湖南文艺出版社的,书法家,一报姓名我就想起了,在微博上见过。姚大伍兄是北京的画家,一口诚恳的京腔儿,我就知道了这是个地道的老北京。北京是个杂乱的地方,现在代表北京到处说话的,说出来的腔调多不是北京话儿。

    紫桂以地主之谊向我们介绍一路的湘西民俗好风光。见到迷人的景致,就停车下去拍照,互相拍,自拍,这手机照相方便得让人不知咋地好了。我们又都是烟民,轮换着递了几支烟之后,就消除了陌生感。我总以为在当今这个世道纷纭复杂的人际关系中,烟友算是比较可靠的。在王村(也就是那个炒作坏了的芙蓉镇)我发现我们三人几乎都是光头、黑衣、墨镜,还举着手机叼着烟,泥马呦,在湘西的大山间我们胆敢这样出没,我有点担心了。胡紫桂真的有点像这里从前的强人,就是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里演的那种枭雄,微博上经常见到的他的书法也如冷兵器一般神鬼莫测。而我,人不算古,隐在血管里的草原味道,偶尔显露,估计也会有些凛然。姚大伍却俨然一个宋朝人也。说姚大伍是宋朝人,当然不是指北宋年间梁山一百单八将的那种好汉。应该是另外一拨人,忙碌在宫廷的画院里。但是哪一位,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感觉气度像。

    就这样还没到张家界,我就认识了宋朝人姚大伍。

    到京上网一搜索,噫,了得!姚大伍的《寒林日暮归鸟啼》等多幅画作获得过中国画金奖等多项国家级大奖,是一位很重要的画家。这已是天下皆知的事儿了,我在此无需赘言。当然,吸引我的不是什么奖项,是画作本身。姚大伍的官网上有一篇评论姚大伍作品的文章倒是有趣儿。作者是艺术品投资专家蔺道军先生。后来和蔺总在景德镇见了,是一位颇有儒家遗风的鲁国人。某次进京,在大伍兄招待的满福楼老铜锅子涮羊肉的酒席上,蔺总向我更正了他是齐国人。这才得知蔺兄原来是淄博人,淄博齐国故都,聊斋故里呵,果然。现在的行政划分太混乱,一个山东模糊了古时的齐鲁。齐国人向我这个草原人,也可以说是元朝人庄严地强调,宋朝人姚大伍是当今获得国家美展工笔和写意双料金奖的唯一画家,以后都会少有来者。这个网上称为老道的齐国人,对姚大伍先生的人和画作的珍视令人动容。在当今这个情义崩塌的经济乱世,真是显得稀有。于是我们展开话题,就收藏二字分别释义,发现每个概念里都潜伏着道不尽的玄机。一幅画作,在画家的笔下诞生那是一种宿命,但是,回顾美术史,画作留在画家画室并不安全。当一幅画在被收藏之后,开始了自己命运的时候,从国家到民间,我们竟然论证不到一个安全的处所。现在回头瞭望一下历史,连皇宫里都不可靠,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