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8月>> 作家走廊

他发出真正的天籁之音

雷达

杨辉进来的时候

    这次会议选择在长白山——胡冬林的生活基地召开,意义非凡。事实上,胡冬林早就生活在这里,早就写出了大量精湛而优美的生态散文,现在开会似乎都有点晚了。然而在今天,在我们国家,几乎每天人们都在谈论着沙尘暴,谈论着雾霾,谈论着酸雨,谈论着泥石流,谈论着瘟疫的时候,我们坐在这里研究一个重要的生态作家的生活与创作,意义就更大,它会带来文学自身的或超越文学的种种启示。

    我认为胡冬林把中国的生态文学提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当然他也有他的不足。我形成这样的看法绝不自现在始,当年我看了《青羊消息》《鹰屯》《野猪王》之后,就确立了这样的看法。

    我自己的博士生中已有三四个人在写生态文学方面的论文,他们谈国外无非是蕾切尔·卡逊的《寂静的春天》,再往上就是《瓦尔登湖》等;谈国内比较多的是《二十四节气》《山南水北》《伐木者醒来》《狼图腾》《大漠祭》等等,我就告诉他们,请注意吉林长白山里的胡冬林。我觉得真正评论胡冬林的目前还不多,其实胡冬林的创作成熟,内含大气,独辟蹊径,非常值得研究。他在创作方面已形成了自己的生态观,形成了独特的风格、语言、切入方式,其深度超过了不少写生态的人。当然每个作家都有他的特点,我们不一定要用胡冬林方式去要求别人。但胡冬林的独特意义无疑是很突出的。

    第一,我觉得胡冬林的创作是大于文学的,他的作品不仅仅是文学写作,而且是具有浓厚文学性的生态文化的文化性写作,其意义就更大,更具有广泛性。与一般的生态文学作家比起来,胡冬林有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他把自己完全融入并融化到大森林之中,成为大森林家族的一员,他描写动物的时候好像在介绍自己家族里的每一个亲人。你不会觉得他是一个主宰者,或者是高高在上的,具有很强主宰意识的人,或只是从外部来观察和表现自然生态,他是融入其中的,与动物、森林朝夕相处,成为原住民,与一切生灵平等。我觉得这点很突出,他完全融化在这里面了。我觉得胡冬林写作的意义不仅仅是外来者的深入生活,他把自己作为一个森林人,在探寻生命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我觉得这与那种常见的来自文明社会的绿色保护者,或探险者,或拯救者是不同的。后者总带着启蒙或教化的企图,而胡冬林完全没有,他几乎与山里人无区别。他已经在长白山区安家近二十年了,完全是出自内心,而非完成什么“任务”。

    第二,由于胡冬林从小热爱森林,他的话语形态无形中已经构成了一种森林话语,甚至于养成了一种近乎森林人格的性格倾向。他有一套森林理念,是非常富有表现力的,他发出的是真正的天籁之音。他的语言既质朴又灵动,既朴素又华丽。胡冬林对森林动物的研究、观察,达到了非常细微、逼真的程度。比如,他写青羊——这种哺乳动物中的的生存极限的承载者,充满感情,特别是和青羊对视的一刹那,那疑惧交加中透出的些许野气,那“湿漉漉的大眼”,让人流泪,于是他吼出了不许开枪的声音;在《拍溅》中他写水獭捕获鱼类,活灵活现,他把水獭的交配写成一首非常优美的性爱的抒情诗,采用的语言也极其讲究。可惜水獭现在已经濒临灭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