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8月>> 作家走廊

胡冬林是中国人的一个骄傲

胡平

杨辉进来的时候

    首先,我觉得胡冬林是中国人的一个骄傲。为什么这么说?我经常看电视里一些有关动物世界的片子,这些片子主要来自国外,里面有许多精彩的镜头令人吃惊,吃惊在如何能够拍下来,要花多大代价。如拍摄射水鱼跃出水面喷水捕食蟋蟀的瞬间,拍摄者为这么个场面不知要等多少时间。看时我就敬佩这些拍摄者的敬业精神,他们不是为钱这么干,得不到多少报酬,干这事主要是精神追求。这类片子中国也拍,拍出来档次就差得多了,因为不挣钱。中国人是讲实际利益的,难得有人为精神价值那么投入。现在,中国也有了胡冬林这样的人,是值得国人骄傲的。胡冬林为了保护和研究野生世界,付出的代价相当大,不但生活上造成困难,家庭里造成困难,连安全也受到威胁(盗猎分子要加害于他),他图的是什么?不是普通人图的实际利益。所以他是个大写的人,突破了国人的某种局限,从他的书里也能看到他的献身精神。他也是作家的骄傲。

     

    其次,我觉得他的作品也非常好。去年评选骏马奖时,他的长篇小说《野猪王》就受到评委的广泛赞扬,那作品很不一般,一直比不下去,直到最后因平衡名额才未获奖。《野猪王》的主角之一是野猪,他能写出野猪的思想感情,是一种前沿的创作。中央提出了五位一体的建设格局,其中包括生态文明建设,带来一种历史的进步。现在要转变观念,包括对人本主义作出反思。过去说人是世间最宝贵的,现在看有些绝对了,相比濒临灭亡的物种来说,有些人类是相当可恶和相当不可宝贵的,例如那些唯利是图的偷猎者。所以胡冬林说,“当人类利益与野生世界发生冲突时,我永远站在野生世界一边。”这是一个作家的立场。野生世界现在是弱势群体,一个作家应该关注弱势群体,也应该关注野生世界。对待野生世界的态度,可以衡量一个人配不配当作家。

    再次,我觉得,他的创作,对传统文学观念也有所突破。传统上,我们习惯说文学是人学,即文学描写的是人。现在看来,只能说文学主要是人学,而不仅仅是人学。胡冬林的作品里,主角是动物、植物、野生世界,这个是不是文学呢?也是文学,文学成为生灵之学。今天世界,人和动物的关系,不一定比人和人的关系远,街上的人都带着狗,把狗看作子女,就说明人和狗的关系有时更近。狗是通人性的,有时比人忠诚。胡冬林的作品打破了以人为中心的创作,具有一定的先锋性。佛教讲究不杀生,为什么不杀生,是不杀“有情”,佛教将一切有感觉、有思维、有情识的生命称为“有情”,许多动物也是有情的。儒家的“仁”也包含这个意思。文学本来是人类情感的符号,它与写“有情”是相通的,就需要扩展到写动物、写生灵去。实际上,人类对于动物的内心世界了解得还有限,了解多了,会更加敬重生命,敬重生命也是敬重人类自己。

    再次,我觉得,创联部开定点深入生活座谈会,第一个就到长白山胡冬林深入生活的现场来开,选得很对。胡冬林的深入生活是过硬的。他不光定点,也深入,经常住在原始森林里,一搞就是好几年,开会就应该到他这儿来开。深入生活总是时间越长越好,他写水獭灰妞的故事,前提是长时间和水獭接触,交成了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