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8月>> 作家走廊

不要吝啬我们的赞誉之词

韩作荣

杨辉进来的时候

    我是来向胡冬林致敬的。因为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到哪一个作家能沉到林子里沉了这么多年,而且能写出这样让人读完之后感到一种震惊的作品。对于胡冬林,我有种预感,在文学界或者散文界,他应该是独一无二的,或者说他的作品能够留下来,成为大家。

    看一个人的作品好不好,我有两个非常简单的办法,第一,我读过一篇文章,我就能把这个作家记住。这恐怕是作品本身的魅力。胡冬林我不认识他,但是对他的父亲胡昭很尊敬。胡昭是东北三省唯一一个获得全国诗歌奖的诗人,那是“文革”以后,他写了《军帽下的眼睛》等很多作品,我很崇敬他。后来我听说我非常欣赏的作者竟然是胡昭先生的儿子,心里有另外一种感动,这种文学的传承,这种基因式的东西,从小对他的培养都是很重要的。

    好作品看一遍就能记住。现在很多作品,你看报刊的目录,名字很好,也混个脸熟,其实你仔细一看,有些到处乱发东西的人的作品,其实根本不值得一提,鞋帮做了帽檐,好像离智慧近了,以自己的位置乱发东西,给文学界丢人,这种人也不少。这样扎扎实实的,能有一篇东西把你打动,让你能记住他,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若干年前,我参加《中国作家》的一次评奖,当时我第一次读胡冬林的散文,我就把他记住了。我是非常重视像《瓦尔登湖》这样的作品的,因为很多中国写散文的和自然生态有关的作者都写这样的作品,我看完后觉得胡冬林写得绝对比其他这些人要好,尤其他这里面,能发掘出一些不是从书本上、资料上出现的东西,而完全是自己在山林里面独特的感受和发现,这些东西出来之后是能留下的。因为资料弄得再多,摘得再好,用得再巧,那也是别人的。仅仅从现实当中发现这些东西,是非常可贵的,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做到,而是长期积累的结果。我觉得这是一个作家的东西能不能留下来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另一点,我觉得,书好不好,能不能流传下去,就是能不能进我的书架。现在的书简直太多了,北京的房价这么高,书架里能放几本书呢?这书如果不是经典,不是能够流传下来,给我儿子看的,我就绝对处理掉。我为什么不愿意送别人书?因为如果别人不喜欢,那就是一堆废纸,我还送给人家干什么呢,还不如自己扔了。真正一部好的作品,能吸引你,还能留给你儿子看,这样的作品就是能流传下来的作品,而且应该就是大家的作品。生态文学方面确实有些好作品,在全国有些影响,但是无论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我认为胡冬林的作品绝不逊于他们那些非常出名的作品,甚至比它们还要重要。不仅仅因为他发现了生态的东西,而且由于他有非常漂亮的语言表达能力。我很看重由于生态环境被糟蹋,人们所面临的社会困境,但是对于文学来说,它最重要的东西还不是社会意义——社会意义是一篇论文,一个行动者抓到几个盗猎者,这本身都有很大的社会意义——重要的是能留下来的,是真正的文学,是语言,是恰切的表达,是留下来后既给了我们新鲜的感受,扩大了视野,同时又给了我们心灵的震撼。语言的表达应该说可以流传下来,所以我认为胡冬林是我们忽略了的,应该重视起来的作家,他现在的有些作品就已经给我们一种震撼。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