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8月>> 作家走廊

一个行动着的思想者

蒋子丹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册《狐狸的微笑》在手,朴素而温馨的书名已经打动了我,因为只有以真诚平等的态度与动物相处的人,才可能发现一只狗是否在哭,或者一只狐狸是否在笑。千百年来,人类的主流行为几乎从来不曾为动物做什么考虑,也从来不想了解动物的感受和表达,却几乎无时无刻不在致力于摆脱自然环境对自己的支配,以成为自然界的主人。或许应该承认,我们已经成功地以人类选择代替了自然选择,左右了自然界物种的繁衍,并以此为基础形成了颠扑不破的人类中心主义意识。在这个地球上,跟我们一样有呼吸、有情感、有血有肉、有历史、有记忆、有家庭甚至有社会组织的生命比比皆是,但我们仍然坚定不移地认为,人类就是中心。当人类的利益和动物的利益发生冲突,哪怕是莫须有的冲突时,动物首当其冲理所当然要被牺牲掉,其中有很多牺牲完全是无谓的。     以狐狸的表情作为一本著作的书名,自然而又亲切地把动物放在了与人类完全平等的位置,不需要宣言,已经表明了作者在人与动物复杂关系中的明确立场,对人类在自然界自大狂式的行为作出了反思。

     

    “濠梁观鱼”之辩,在中国几乎妇孺皆知。当年大哲人庄周,与惠施结伴出游,看到桥下小鱼来往穿梭戏水怡然自得的样子,脱口说道:“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施不以为然,反问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笑答:“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自古以来,这则典故只是以双方的辩机之深而著称,正所谓智慧的经典,然而庄子从鱼在水中出游之状态,即刻敏感到鱼的快乐,这样一种大仁慈,却不太被后人注重。一条鱼游在水中,画家可能着意于它的游姿之美好,玩家可能惊叹于它的品种之珍稀,食家则可能琢磨它的尺寸和斤两,以及用何种办法烹饪吃起来口感最佳,而首先让庄子入眼入心的,是鱼儿戏水的动态中洋溢的生命活力和喜悦。这种超乎族群的换位体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领受到的。

    从19世纪初叶起,欧洲就开始了以动物福利为主体的反对虐待动物运动,动物能否感觉痛苦,动物是否有意识,一直是人们争论不休的话题,有不少著名哲学家卷入了这个争论并各执一端。笛卡儿坚持认为,动物只不过是自动装置,对任何刺激都只会产生机械的反应,动物不会思考也不会感到痛苦。而边沁却认为,问题不在于它们是否能思索,而在于它们是否会感到痛苦和快乐。随着科学技术的发达,一些信奉科学主义的人士,不约而同将正确答案的得出寄托于科技手段的运用,相信生物神经学的发展可以越来越精确地告诉我们,动物是否感到苦乐。

    一个在两千年前已经被圣贤一语道破的问题,还在长久地困惑着现代人。庄子根据鱼儿游水的动态,轻而易举就感知了鱼儿的快乐,实质上,已经得出了动物也像人一样有喜有怒有哀有乐的结论。这个结论的得出,靠的不是智慧,不是高科技的实验手段,只是一颗关怀所有生命的仁慈之心,以及不曾被人类自大的偏狭所蒙蔽的第三只眼。对动物的体察是仁者的情怀,从这个意义上说胡冬林已然具备了这样的情怀。这部书以他年复一年在长白山的森林里,与各种人类之外的生灵密切接触,用美文记录下它们鲜为人知的活动细节,传递着他对自然界最大的敬意和真诚,处处彰显着对中国古代圣贤仁慈精神的传承,可圈可点。

PAGE 1 OF 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