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8月>> 金短篇

风中的芦苇(处女作)

唐继东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

    太阳像一枚硕大的彩色水晶,一点一点往天边滑落。原本黄绿相间的芦苇变得斑斓起来。夕阳的光线穿过松花江上若有若无的水雾,笼罩在芦苇丛上面,把那景致挑拨得有些扑朔迷离。

    晓苇在江边坐着,手里拿着一本安妮宝贝的《素年锦时》,偶尔翻上几页。可她的心思完全不在书上。整个下午,这条江是安静的,芦苇是安静的,书也是安静的,似乎风也通情达理,不曾来烦扰她。可是她的心底却和这些安静的事物无关。也许面对着它们,只是想藉由它们浇灭心头的烦躁罢了。

    晓苇上学前一直生活在这里,在姥姥身边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如今回忆起来,虽然儿时的记忆早已模糊,但晓苇依然觉得那是她短暂生命里最快乐的时光。姥姥家所在的乡叫秀水,村子叫关通。秀水真是名符其实,一条松花江的支流刚好流经这里,蜿蜒绵长,河面时而宽阔,时而狭窄,全是顺势而成,毫不做作。关通这个名字却不知出处,似是好多年前流传下来,乡民们就像接受自己的姓氏一样接受它,接受得如此自然。晓苇从小在这种自然的环境里生长,感受的是充满清新气息的阳光和空气。虽然也有一个幼儿园,但老师要求得不高,只是教些简单的学前知识,有时也会带孩子们到江边,坐船,折些芦苇扭成花环形状戴在头上,顺手在江边摘几朵蓝的粉的小花簪上去,那也就真的是漂亮的花环了。

    可惜好景不长,到了上学的年龄,父母就把她接回到江城市去,说是乡村的教育水平毕竟太低。走的时候晓苇哭得撕心裂肺,当时心下想的只是舍不得姥姥、舅舅、舅妈和一起嬉闹的同伴,却不知那是在和自己一段最快乐的时光做最后告别。

    走上堤坝,不远处便是一幢三间瓦房,有着长方形的院落。院子四周是土砌的院墙,上边疏疏落落插着长长短短的枝条。院子中间是一条用红砖铺成的甬路,以路为界,左右又各垒起矮墙,形成两个小园子,园子里种着豆角、茄子、辣椒、黄瓜、葱等各种蔬菜,还随意地种着几株樱桃树和杏树。晓苇最喜欢在四月份的时候来这里,那时北方还是春寒料峭的季节,杏花灿灿地开放,满园都是洋溢着的春意。

    吃晚饭的时候,晓苇接到新城开发区人事局的电话,她被录取了。这一天,是2008年8月20日。

    二

    晓苇坐在从省城回江城市的客车上,心里七上八下。倒不是因为岗位调整的事。虽然岗位做了调整,毕竟她最后还是被录取了,而且招商办这个部门应该也不差。特别是那个女招商办主任,给她的印象很深。那天面试时,几乎所有考官都是一律的“蓝加黑”,衣服色调一致,闷得连空气好像都变得沉了。只有坐在考官边上的那个女子,卡其色时尚西装,橘黄色小衫,深蓝色牛仔裤,长发挽起来,高高地梳成一个发髻。整个考场都因为她的点染多了几分明亮。晓苇在回答问题过程中看向她的时候,刚好看到她在笑。晓苇走出考场时还在想:她笑什么呢?是我穿着不得体?还是回答得不对了?那也不该笑啊,让人多紧张啊。后来她才知道,那个女子叫亦慧,是招商办主任,就是她,跨部门把自己选了进来。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