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9月>> 长篇小说

寡婆祠堂

吴克敬

杨辉进来的时候

    第一章

    谁的娃娃谁抱上。娘亲豆菊芳说这话时眉头皱了一下,任喜过听见了,也看见了,她眼皮子一软,就又滚落一串泪蛋儿。任喜过知道,娘亲豆菊芳说过这句话后,还会继续说的。娘亲豆菊芳把这些话说了好几遍了,娘亲豆菊芳说,你是娘心上掉下的一块肉,娘把你抱着,抱大了,抱不动了。娘抱不动你就得寻个人来抱你。我给你说,你还不能怨娘,你要听娘话哩,在娘把你抱在怀里时,你是娘的女儿,娘把你当女儿待哩,乖了是娘的女儿,疯了还是娘的女儿。可你这一出门,就由人家抱了,抱在人家怀里就成了人家的媳妇了,人家就要把你当媳妇待哩。娘说不好,给你寻下抱你的人,好抱了是一辈子,不好抱了还是一辈子,就看我娃的命了。

    娘亲豆菊芳给任喜过寻下抱她的人是谁呢?是谷家婆村的谷梦梦。

    谷梦梦年前顶着漫天的大雪,来麦禾营村给任喜过下“日子”。那天的雪可真大呀!谷梦梦来到任喜过家里,他几乎就是一个雪人了。任喜过的娘亲豆菊芳欢喜谷梦梦下“日子”,她颠颠地迎住谷梦梦,让谷梦梦站屋门口,返身进到屋子,拿起一把扫炕的条帚,出来给谷梦梦拂扫满身的落雪,把新衣新帽的谷梦梦从雪中拂扫出来,这才从谷梦梦的手里接过“日子”。“丈母娘爱女婿,前院后院拉母鸡。”沿着渭河边的村子,都是这么说丈母娘的。女婿娃来了,丈母娘拉住母鸡做什么?鸡屁股掏蛋给女婿吃呀。这可有点巴结女婿娃的味道了,有什么办法呢?疼爱着的女子就要交给女婿娃抱了,丈母娘巴结女婿娃,也是为女子好哩。接了“日子”的娘亲豆菊芳,按照一个丈母娘的本分,留谷梦梦在家吃了一顿饭,把谷梦梦喜滋滋打发走后,就给任喜过说了这一通话。此后的日子,娘亲豆菊芳逮住任喜过,不论手里是忙是闲,都要把她说过的这通话,带着十分的谦意,还带着十分的警告,要给任喜过说一遍。初听,任喜过不仅不哭,甚至还要嘻嘻地笑的。

    任喜过笑着说:娘哎,你是不想抱我了,把我往门外推哩。

    娘亲豆菊芳知道任喜过是给她撒娇的,说:那我给家里栽个桩,把你拴在娘家好了。

    可是“日子”近了。这是谷梦梦下的“日子”,谷梦梦是娘亲豆菊芳给任喜过选定的女婿娃。谷梦梦没敢自己做主,他给任喜过下的“日子”,也就是他听两家老人商定下的。这个“日子”可不一般,换帖换来任喜过的生辰八字,封上礼钱,交由算命先生查阅万年历,按照天干地支掐算出来的“日子”,这样的日子是要称好“日子”的。算命先生把好“日子”写在红帖子上,谷梦梦捧在手里,去绛帐镇买了水晶饼、蓼花糖、天鹅蛋等五色礼品,谨慎小心地下给了任喜过,这就把他和任喜过结婚前要走的程序全都走完了。他俩就等着这个好“日子”,放花炮、拜天地、闹洞房了。

    好“日子”就定在正月初六。在初五的晚上,任喜过天不明就要上路了,也就是说,任喜过就要真的离开娘亲的怀抱,扑进谷梦梦的怀抱里的。这时候,任喜过再听娘亲豆菊芳说那些话,她便乐不起来了,一串眼泪下来,即就像冲决了一条大河,喷涌而出的是更大的悲流。

PAGE 1 OF 12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