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10月>> 作家走廊

J.D.塞林格打官司:“我的信,不让你用”

史国强

杨辉进来的时候

    2010年1月27日,J.D.塞林格逝世,那一年的年末,塞林格专家坎尼斯·斯拉文斯基推出《塞林格传》(J.D.Salinger:A Life Raised High),其中提到晚年塞林格为捍卫隐私权,被迫打的几场官司,尤其是他不让伊安·汉密尔顿(Ian Hamilton,1938-2001)引用他的信件,斯拉文斯基希望以此来证明塞林格数十年的“隐士生活”不是装出来的,更不是故弄玄虚。     根据斯拉文斯基的研究,因为对塞林格其人缺少必要的一手资料,所以还没谁写出有深度的研究成果。等到1986年5月,事情开始发生变化。塞林格从经纪人桃乐茜那里收到一个邮件,里面装着出版社的校样,原来是一部未经塞林格授权的传记,名为《J.D.塞林格:写作的一生》(J.D.Salinger:A Writing Life)。

     

    作者伊安·汉密尔顿是英国著名编辑、作家和诗人,自白派诗人罗伯特·洛威尔的传记就出自汉密尔顿。这一次始作俑者是兰登书屋(Random House),他们要借汉密尔顿的生花妙笔,解开塞林格的隐士之谜。但问题是,传记内容涉及塞林格此前从未公开的私人生活,而且引用了不少他的私人信件。对此,塞林格不同意。

    早在1968年,兰瑟姆研究中心从伊莉莎白·默瑞(塞林格同学的姐姐)手里收回了塞林格早年写给他情人的信,之后塞林格又成功地从欧伯联合公司档案和《纽约客》(件数要少一些)取走了大多数私人信件。但他写给他的大学写作教师、《小说》杂志创办人伯尼特(Wit Burnett)的信,因二人反目却没法收回。1965年,《小说》杂志的档案被普林斯顿大学收购,其中就有塞林格写给他昔日良师益友伯尼特的信件。之所以称伯尼特为良师益友,原因是塞林格的处女作是在《小说》上发表的。后来伊安·汉密尔顿碰巧发现了这批信札,所以就把信里的内容写进将要出版的传记。汉密尔顿相信,塞林格一定喜欢他写的传记。

    塞林格听说汉密尔顿要为他作传,特意给后者写信,明确表示:“有人利用我,有人侵犯我的隐私,他们的所作所为使我一生都无法承受。”(《塞林格传》,现代出版社,第337页)汉密尔顿回复塞林格,承诺传记的内容将尊重塞林格,写到1965年的《哈普沃斯》为止。塞林格不为所动。1986年5月25日,汉密尔顿和兰登书屋收到塞林格律师发来的律师函,要求他们从传记里删除所有引自塞林格未发表信件的内容。

    兰登书屋指示汉密尔顿,引自塞林格私人信件的内容,要有所删减。九月,因塞林格施压,他们又推出了第二稿。在这一稿里汉密尔顿把原来引用的不少内容改写了一遍。新文稿送到塞林格手里,但他还是不希望用他自己的话来描写他自己,所以在1986年10月3日正式提请法院针对《J.D.塞林格:写作的一生》发出禁令。

    为了这道禁令,塞林格要赶到纽约出庭,与被告面对面地对质;兰登书屋料定此事塞林格必不喜欢,希望他知难而退。然而,10月10日塞林格和他的律师马西亚·保罗真的来到位于曼哈顿的沙特利·斯蒂芬斯律师事务所。他们落座之后发现,对面坐着的就是汉密尔顿和兰登书屋的律师罗伯特·卡勒基。

    时年67岁的塞林格身体健康。卡勒基说他衣着讲究,一身的贵族派头。但在这些表面印象之下,暗藏着塞林格的不安与愤怒。据目击者描述,他的双手抖个不停。

PAGE 1 OF 4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