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10月>> 金短篇

前面是五凤派出所

林那北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

    本来王保平要坐大巴走的,他去车站买票,后来又不买了。

     四月初的天气按说该微热起来了,街头却到处是穿毛衣和厚外套的人。不是很正常。不正常的感觉已经有一阵了。

    从车站离开后保平做了如下几件事:买一套驴友出行装备、一款3G手机、一台两万毫安时大功率移动电源,然后把裹在破衣服堆里的两万元钱取出,装进女人用的长筒丝袜,扎好,绑在腰间。事情不多,但有点费时。之前他没有手机,他扔掉手机已经五年零三个月,那玩艺好是好,但如果不需要,就是废品。现在又需要了,所以他重新买。

    开卡已经实名制,这个他懂,所以他不是一个人上街的,而是拉上强生。强生很诧异的样子,一路问为什么为什么。强生的意思是为什么要买。这东西强生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弄回一部,以前给保平,保平不要,现在突然又要了,要还不简单,为什么要买?何况买就买普通的,能接打就行,何必要3G的?保平不解释,甚至不答理,只管急急走,急急进店,挑下一款,用强生身份证开了卡,付了现钱。

    按说第二天他就可以动身了,计划上就是这样,这个计划保平放在肚子里打转了一个多月,他觉得像在腹中埋了一颗种子,看着它从土里拱出来,然后一点点往上长,枝叶蔓开,花又冒出来,最后结出果,果大得惊人,肚子已经装不下了,所以他必须动身。

    可是第二天他没走成,除了腰间那捆钱,手机和塞满驴友出行装备的草绿色大登山包都丢了。

    不可能被外人偷,他和强生租住一起已经五年,一间小平房只有两人,两张床相对摆着,各把杂七杂八的东西塞在床底下,中间只剩下一个不足两米宽的过道。他说,拿出来!强生眨着眼装傻,手一举,问:什么拿出来?

    他就不再问了,开始动手,把强生床上床下都翻了一遍,没有。

    强生说,你怎么这样啊?王保平你到底出什么事了要这样啊?我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啊!说话时强生重重地舞着手,很生气的样子,但最后他嘴角一翘,破绽就出来了。那一翘是笑,这个瞒不过保平。保平说,快点儿,我要走了!

    强生坐在床沿,怔了片刻,手突然重重一拍,嚷起,真要走啊!劝了你多少年要用手机,你不用,终于肯买了,我以为是死脑筋活了,这年头谁不用手机啊?没手机就跟傻子一样。他妈的我大半夜才回过神来,你买手机原来是要滚蛋啊。你凭什么走?你去哪里?

    保平上前一步,大声说,拿出来!

    强生头一扭说,谁拿你东西啊?那些破东西谁稀罕!

    保平鼻孔哧的响一声,猛地一起脚,地上一只铝合金碗就叮叮当当尖叫着飞起,撞到门上,又跌到地上。碗好像是强生的,但也难说,屋里的东西不太分得清,保平的强生顺手就用了,强生的保平也照样没什么讲究,用来用去就模糊了,管他是谁的。

    强生好像被吓着了,霍地站起,又缓缓地想坐下,坐到一半犹豫了,屁股撅在半空,双手撑住膝盖,仰着头愣愣往上看。

PAGE 1 OF 12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