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10月>> 金短篇

木旁的钥匙(处女作)

王道

杨辉进来的时候

    木旁姓木,是真姓。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家闲着,母亲找到社区,说世道乱,怕这孩子学坏了,帮忙找个工作。一个三流民办大学的毕业生,平时就是玩玩电脑,还有应付考试死读书,临到找工作,傻眼了。社区赵大妈问,有啥特长吗?母亲说,好像没有。赵大妈说,这样啊,你容我想想啊。

    有一次,赵大妈刚到办公室,就接到求助,五保户老陆把自己反锁在屋里,出不来了,急得哮喘病发作,他家的门结实着呢,砸都砸不开,打过110了,但开锁的一时半会儿还赶不到。木旁正好来社区填写待业人员登记表,说让我试试吧。一把美工刀片,几根铅丝,几下子就捣鼓开了。老陆躺在地上,急促地喘着,脸憋得像个紫茄子,两腿乱蹬。木旁无意中救了一条人命。赵大妈说,小木,工作,你放心。

    后来还真给找到了一个,开锁。这年头锁是越来越难开了,就连主人都打不开了;生活好了,按说记性应该更好了,结果马大哈倒越来越多了。派出所老是接到开锁的求助,再加上办案需要,一直想找个开锁匠。经过测试,木旁通过了。一番面试、政审过后,派出所还特地送这小子去培训,跟着老师傅学了点真本事。待遇嘛,每月给固定工资,开一把锁40元,多开多得,但要随叫随到。

    木旁接到第一个单子是半夜11点多,他正光着膀子在看碟片,是《哈利波特与密室》。每当看到哈利波特骑着扫帚到处飞行时,他就觉得自卑和黯淡,好像全世界只有他跌落了。突然电话铃响起,是民警大周的:“快来,开锁。”

    开锁地点在相门新村,是城门外一处很老的新村,大部分房子都出租给了外地人。天又闷又热,空气都要粘连在一起了。三楼,楼道口站着几个民警和保安,不远处停着几辆警车,警灯无声地闪烁着。门口站着大周和几个民警,手电筒光束交集。面前的门木然地关闭着。“开,都打开。”木旁拿出工具箱,不大,里面装着细铅丝、薄钢片、各种钥匙,以及形形色色的开锁工具,有的从上初中就跟着他了。不知道有多少次上课时摆弄这玩意被老师招呼家长到校。热,天太热了。他的手有点抖,脸上、背上,连脚脖子上都是汗,这老楼早他妈的该拆了。第一道门打开了,是铝合金焊接的,就是居民小区临街店面作坊里加工的那种。这时,大周突然像记起来什么,“把这个戴上!”一副白手套,在暗夜里闪着白光。“当,当,当……”房内传出了午夜零点的钟声,好像在提醒着什么,或是催促着什么。这时,木旁擦了擦汗,突然闻到了一股腐臭的味道,恶臭无比,比臭豆腐,不是,比阴沟里的恶臭还要恶臭,源头是从眼前这道木门缝里钻出来的。

    开第二道木门时,木旁手不抖了,淡蓝色的木门,已褪色掉漆,面无表情。木旁心里有些慌,手套里都是汗,像有十几条小虫子在里面不停蠕动,这该死的梅雨季节。大周看着他,心说,到底是新手。门开了,浓臭袭来,木旁不由得用白手套去掩鼻孔。“谢谢,你走吧。”大周冷冷地说。此时,木旁本能地想往里面张望一眼,但终是抑不过几位民警无声的威严,他收拾好工具,悻悻离去。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