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11月>> 作家走廊

换一种眼光看历史

高维生

杨辉进来的时候

    只有曾经的故事在口头流传

    老铜佛寺只有一条街道,店铺密集分布,卖肉的铺子、大车店、油坊、木匠铺、中药铺、酒烧坊、铁匠炉、杂货店等大小商家。街上样样俱全,生意兴隆的情景,后人念念不忘。

    “从1890年以后的50年间经济非常繁荣,就拿铜佛寺这个地方来说,仅仅算个农村集镇,人口数千人,在伪满时记载,领取饮食业执照的中朝两族的饭馆就有二十多家。

    其他行业也不止一家两家。油坊有天惠东、永发泉。杂货店有同裕福、福和隆、义顺和、义顺西。中药店有张景和、义发和。铁匠炉有王家炉、聂家炉、两家尹家炉等等。很多有名的字号,都已成为历史。”不长的街道,聚集了这么多的老字号,而且名声在外,可见当时昌盛的情景。一家老字号就是一段历史,不会被时间遮蔽,通过它就会了解当年的铜佛寺。

    2011年9月16日,鹏山开着越野车,陪我来到了铜佛寺,站在丁字街口,昔日的土路铺上了柏油面,两旁见不到老建筑了,邮政局的二层楼,洋气的外形显得高傲了,院墙上喷写着 “网络宽带,农民致富的天地”、“买化肥到邮政局”,白墙上的大绿字扎人眼目,广告和邮政局似乎不搭边。街边的店铺,一家挤一家,“永泉建筑”、“百姓大药房”的牌匾竖在门头上,也有的挂在路边的电线杆子上。穿着花短袖衫的妇女,提着活鸡走过,一头白发的老太太倒背双手,走在路的中间,寻不到史料中说的景象,只有曾经的故事在人们口头流传。

     

    光绪初年,铜佛寺这一带还是森林蔽日、沃野千里,到光绪十年,只住着稀稀落落的几户人家。光绪十三年(1887年),村中有个叫姜氏老五的人,整天在波涛滚滚的布尔哈通河畔打鱼。若说姜氏老五打鱼,那是真有一套,网网不空,尽打大鱼,一天,他把旋网像朵花似的甩了下去,不大工夫,他轻轻地提了提网,便觉着挺有分量,他断定这条鱼准不能小,他提呀提呀,约摸差不多的时候,用尽力气使劲一提,真的提上一条大鱼。他忙着打开网,正想用手去捡,可是细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这哪是鱼,原来是一尊一尺多高的金黄铜佛。

    虽说这网没打着鱼,姜氏老五却也满心欢喜。他想,这尊铜佛比石头都沉,那么多的石头没打上来,却偏偏把铜佛打上来,这可不一般,他回来向村里人们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村人们都觉得惊奇!大家伙儿,把五业兴旺,家家平安的希望,都寄托在铜佛上。

    姜氏老五打上铜佛的事,很快就传开了,也惊动了乡里地方,大家在商议为铜佛修庙。说也凑巧,正赶上吉林将军长顺勘边路过此地,便找乡里地方询问些事。长顺将军请来了铜佛看了又看,只见这尊一尺多高的慈善佛像闪烁着金光。将军说:“这尊佛像很好,等我勘边回来把佛请去,修座祠庙供奉起来。”长顺将军回来后,真的把铜佛请回去了。

    长顺将军回去后就在将军府后院,挨着墙修个临时板庙,把铜佛供奉在那里。

PAGE 1 OF 6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