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11月>> 金短篇

蓝山午后

马爱茹

杨辉进来的时候

    1

    很久了,我都不太想独自面对蓝山的景致,尤其是某个心情不错的午后,那时的树木和花草随着阳光的恣肆照耀,正散发出清润爽朗的香气,前一晚凝结的露珠袅袅腾腾地漫开,似有似无地轻舞,一种迷幻感就袭了来……

    我微闭着双眼,那片树荫下的红色长椅,还有不小心跑出树荫的温暖身影就那么一点点地靠近了我……

    算起来,和浩哥认识有十几年了。我是1995年调到这个单位的,当得好好的十年英语老师,因为在学校太被重视了,不好意思,有些吃不消,正好从小有个当作家的梦想,母亲就极力地希望我子承父业,在父亲去世的1993年,我便使了些不堪的小手段如愿以偿了。

    这些小手段就是找熟人开诊断书泡病号!泡病号不好使,学校依旧不放,最后就把我逼到校长家了,用信封装了不算多也不算少的一千块钱,朴素的校长妻子用兰花指搭了搭,没几天调动手续就OK了。

    浩哥第一次闯进我的视线是在电梯里。那天阳光不错,他在电梯里扶着一个老者,周到得有些让人发腻。干吗呀?唯唯诺诺的!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当然是在心底暗暗的。我要说明的是,“太过分了”这句话是我的口头禅,以前对学生不好意思批评得太狠,所以总拿这话当警句用,以至于职业病就显得严重了些。

    我走进大好的阳光里,听到浩哥在我身后搀着老者的胳膊,体贴入微地说着“慢点,保重”的话语,我本有些偏执的情绪里突然多了那么一丝柔情和敬畏:这个人真不错,能这样对待退休老干部多可贵啊!看看你吧,你上班的时候,如果有个老者“革命”般地跟你一起狂挤公共汽车,又赶上那个早上你的心情不咋美丽,你会很尊老爱幼地一手扶着他上车,心里却总会有那么点埋怨情绪:跑出来干吗呀?一大清早的,连点儿空间都不想给后辈留,过了早上的高峰再出来不行啊?瞅瞅脖子上挂的老年卡真够“壮丽”的!

    在电梯里遇到过几次以后,突然有一天上级宣布,上下楼层的两个单位合并了。真好意思!也就是在我茶余饭后刚刚厘清和适应现单位的一些啰嗦或者说不着调的事的时候,又围上来一圈敲锣打鼓的人。怎么办?面对更多的无聊?

    我先洗心革面,笑容可掬地面对每一个从我身旁走过的领导和同事。

    说起来有些反胃,本来我已经让自己有更多的和蔼可亲展现了,但,合并以后我发现了一个接受起来有些困难的现实:一见面的那种嘘寒问暖亲昵无边,给我一种大爱无疆的感觉,也就是那嘴甜得都可以不用小蜜蜂给世界酿蜜了!

    这么和谐多好呀,但之后的一些行为和言谈,让我有些感觉不对劲儿:他当你的面夸你,无论姿态呀,为人呀,能力呀都完美得跟一朵要送情人的玫瑰花似的,但一当你不在场的时候他们会对你的一切,包括私生活在内都有另一番似是而非的猜忌和解读,甚至有人把你不想掺合那些俗不可耐的说三道四煽风点火当成了傲慢。

PAGE 1 OF 17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