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3年11月>> 小中篇

战友的遗物

尹德朝

杨辉进来的时候

    一

    列车就要开过清川江了,看样子快到定洲了。火车摇晃得很厉害,铁路都是被炸后临时修起来的,地基很不牢固,昨天夜里从长渊出发,已经走过14个小时。为防空袭,列车夜里不敢开灯,有些路段朝鲜军民还在抢修,一路走走停停。此时太阳已近中天,通过车顶一小块百叶天窗,伤员们仿佛已能嗅到祖国温暖的气息。

    志愿军六十六军第八师七团三连连长田纯喜拄拐来到两节车厢的连接处,他的烟瘾上来了,受伤后烟瘾更大。鸟音山一战,在他们端掉的一个敌营指挥所里缴获了一些生活用品,除一些重要军械物资上缴外,通信员小戚把一条土耳其产的香烟悄悄塞进了他的行囊里,整整20包呢。田春喜一抽烟,就会想起这个精明的河南兵,他要是还能活着回来,将来一定有出息。

    田纯喜眺望着远方,已能看到祖国东北掩藏在朦胧起伏的长白山影之中。这是一条寂寞的行程,十几个小时,他只能看见颓废的田野、灰色的天空和轰炸后的残垣断壁,清川江边的朝鲜百姓因怕美国飞机的轰炸,都撤离到狼林山以北去了,麦田荒废在一片一片凄凉之中,寒风吹过,尘土飞扬。尽管如此,他的心里还是非常的舒展和平静,因为他终于活着回国了,他身边有那样多的战友永远地留在了那块陌生的土地上。现在,已听不到士兵的吼叫和炮弹的呼啸声了,战场上那些呼救和惨叫,越来越变得遥远和虚幻,恍若夜里一闪而逝的噩梦。

    但是,一走进车厢,就会知道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梦,而是活生生的现实。他所在的8号车厢里躺满了轻重不同的伤员,有的已奄奄一息。列车上的药品严重不足,有关部门对列车的速度在判断上有很大失误,战时状态怎能按列车平常的速度配发医药供给呢?伤员无法得到及时救治,列车每到一站都有尸体被抬下去。惨剧何止发生在车内,刚才听一个押运车辆的作战股长说,昨天夜晚,一支走散的连队竟然盲目地走到了沏河一座临时修建的桥上,为预防敌机轰炸,部队只能摸黑前行,几十号人都快要过去了,迎面却开过来一辆不开灯的火车,桥面仅有一个车身宽,桥下是二三十米高的干涸的乱石河床,往回跑根本来不及,惨呀,整整一个排被自己的火车活活碾轧在桥面上,血肉支离破碎染红了桥上桥下……据说那些战士是刚从祖国开进来的,准备替换三八线上的士兵。这些还没来得及到战场放一枪一弹的战士,就稀里糊涂地结束了年轻的生命。更令人扼腕的是,肈事车辆正是田纯喜坐的这辆伤病员车。怎么会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呢?田纯喜想。战争,就是这么残酷。

    为了拓宽空间,车厢里的座位都被拆卸掉了,空地上铺垫着朝鲜山野里生长的一种叫做金达莱的干草花,透着一丝淡淡的香气,草上面拥挤着一百多名受伤的士兵。他们有的紧闭着眼睛强忍疼痛,有的在昏迷中呻吟。田纯喜也不例外,他的右腿从小腿到脚趾都紧紧地扎着绷带,一支简易的木拐支撑着他的半个身子,腿部上了夹板,白色的绷带上渗出了黑紫的血迹。

PAGE 1 OF 25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