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2月>> 作家走廊

从中国经典出发•读《史记》

红柯

杨辉进来的时候

    执教近三十年,每门课程总要给学生介绍阅读书目,结合自己的阅读经验,一般来说,影响最大的应该是上大学前的阅读。接触《史记》很偶然,我母亲爱帮助人,谁家有忙她帮也让我去帮。儿子娃有使不完的力气,大概是初中,母亲让我给村里一个老太太搬东西,一屋子的坛坛罐罐水缸醋缸瓮还有一袋一袋的粮食,忙了大半天。老太太两个儿子在外工作,没壮劳力,干完活就吃他们家后院果树上的杏,然后就发现他们家屋子的房梁上一叠一叠落满灰尘的书。小学三年级就读《三国》《水浒》了,初中时课外书都读疯了,老太太家这么多书,老人家就让我随便拿。我爬梯子上去没有随便拿,以我读《三国》《水浒》的经验抽了几本又黄又厚的书,老太太还叮咛我啥时候想拿就来拿,不拿就全铰鞋样啦。

    我拿的几本书分别是《史记》《革命烈士诗抄》,陈登科的《风雷》,马烽的《吕梁英雄传》,梁斌的《红旗谱》,赵树理的《三里湾》还有“文革”前的高中语文课本《文学》。其他书读完后与同学交流换书回不来了,有几本书我秘不示人留下了,即《革命烈士诗抄》《三里湾》《文学》和《史记》。《革命烈士诗抄》中我读到了陈辉和穆塔里浦的诗,这个叫陈辉的年轻的武工队长描写华北大平原有关“十月”的诗至今让我难以忘怀。维吾尔诗人穆塔里浦的诗让我想到普希金,穆塔里浦的代表作《幻想的追求》:“我的幻想宛如纯真的婴儿,为吸吮慈母的双乳而神往。”后来我落脚新疆,到达穆塔里浦的家乡伊犁尼勒克,穆塔里浦的笔名卡依那木·乌尔戈西即波浪,西域十年我见识了瀚海的波浪,把它写进了长篇《西去的骑手》。赵树理的《三里湾》以及后来读到的《李有才板话》《李家庄的变迁》《小二黑结婚》《灵泉洞》那种乡土气息民间色彩让我这个农家子弟倍感亲切。《文学》中读到了张天翼的《华威先生》,后来找到张天翼小说选,《包氏父子》印象极深,其讽刺艺术一点也不亚于《围城》。因为中学时读张天翼,我至今不爱“开会”,生怕沦为“华威先生”,更不敢沦为“包国维”,让父母难受。讽刺幽默一直是我小说中的重要元素。1980年《围城》出版,我上高二,毫不犹豫买下,钱钟书与张天翼在此合流。

    对《史记》可以说是情有独钟。195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史记选》,选的全是精华。一个沉醉在三国水浒隋唐演义中的少年,肯定对《刺客列传》《游侠列传》充满极大的兴趣,符合我的“英雄梦”,接下来是《滑稽列传》,从后往前,倒着读,完全是陶渊明说的不求甚解,半通不通,只求故事与传奇色彩,后来知道司马迁好“奇”,以“奇”为其风格。最后才读《李将军列传》与《项羽本纪》。我的古文基础就是这么来的。

    到了高中,大家对文言文的白话翻译孜孜以求,语文老师告诉我们:古文与白话文的区别就是把馍馍嚼烂喂到你嘴里。大家都见过农村老太太这么喂孙子。老师建议我们背古文,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老师还推荐一本书《古文观止》。我马上买一本《古文观止》上下册,最让我难忘的是司马迁的《报任安书》,感情激烈又沉郁,只有后来的杜甫能与之相比。语文老师的另一番话让我大开眼界,那就是古文越古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