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2月>> 金短篇

霹雳雷

朱山坡

杨辉进来的时候

    米庄上了年纪的人吃饱了饭常常杞人忧天,喜欢谈论世事,发表一些让人啼笑皆非乃至耸人听闻的观点或来历不明的秘闻,以此打发午后的闲散时光。他们常常叨唠的是,现在雨下得比过去少了,大河变成了小河,小河变成了溪涧,溪涧干脆就躲藏不见了,甚至要闻一声雷鸣也不那么容易了。这是什么情况呀,是不是老天爷已经撒手不管人间的事情了?天不打雷天不下雨,要天干什么?天不管事,难道全靠人管事?上了年纪的人都说,人管事不可靠,只有天管事才让人敬畏。他们举例说,那些年之前呀,一年到头总要听到好几次霹雳雷,春雷,夏雷,秋雷,还有冬雷,反正应该打雷的时候雷就响了,用不着催,一阵巨响压着头顶上滚过去,好像天堂里有人推着巨石赶路,又好像有人在你的头颅上点爆了一包炸药,

    轰隆的一声,要将你的脑袋瓜子炸得粉碎,至少把你吓得魂飞魄散,十天半月仍心有余悸,梦里也要被不断惊醒。那些做过对不起天地良心的事的人,心里最害怕这霹雳雷,一到下雨天,一看到闪电,就胆战心惊,从脸色就知道他们肯定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情,他们心里害怕呀,一辈子心里都不得踏实。那时候,坏人不怕官府,就怕打雷。只可惜,现在打雷越来越少,霹雳雷更是少见,天威不显,怪不得坏人越来越多,做起坏事来越来越没有底线,世道越来越乱,叫好人如何得安生呀?

    然而,那天下午,久违的霹雳雷从高州方向滚滚而来,突然袭击了米庄。刚满70岁的阙邦银老人被雷电劈掉了一条胳臂,一下子把米庄所有的人都吓傻了,竟一时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阙邦银老人有两个女儿,一个嫁到柳州,另一个嫁到了海南,女儿们日子过得都不错,外甥们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他们经常来看看两个老人。但阙邦银老人知道他们个个忙得很,就让他们少来,他觉得两口子身体还成,还能照顾自己。但女儿们和外甥们半信半疑,都不放心。为了证明自己70岁了还能干活,这一天,午饭后,阙邦银老人一个人到山上去。他在山坡上给花生地除草,顺便把一些老鼠洞封堵了,免得它们糟蹋了长势喜人的花生。天气本来好好的,天空干净得像被他平整过的土地。他埋头专心致志除草,没空看天,除呀除呀,突然觉得眼前暗了,开始以为是眼睛出了问题,擦了擦眼睛,眼睛很亮,亮到可以看见地上四处溃逃的蚂蚁,可是觉得眼前还是一片黑暗,直至一声响雷把他惊醒,他才抬头看天,原来天空已经黑得像夜晚。但雨还没有下来,他要把剩下的草除完,把最后一只老鼠洞堵死。阙天生的儿媳妇李芬芳从他身边经过时,说暴雨将至,催促他快点回家。但他不从,剩下的那点草马上就能除完了。李芬芳走后才一会,雨就滴滴啦啦下起来。此时,草也刚好除完,那只老鼠洞被他用石头堵住了,老鼠一辈子也休想从洞里逃出来。阙邦银老人松了一口气,摇摇晃晃地直起身子,正要收拾回家,突然一道耀眼的闪电划过天空,像一条火鞭子揪打了一下,紧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霹雳雷在他的头上炸了开来,将他震得昏死过去。当他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右臂已经不翼而飞。医生告诉他,雷电将他的抓铁铲的右臂劈掉了,那胳膊也接不上了,因为被雷电烧成炭棒了。阙邦银老人乍听大惊失色,觉得受了奇耻大辱,大呼冤枉。

PAGE 1 OF 8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