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4月>> 金短篇

大堂

张生

杨辉进来的时候

    我从未想到这么多年后还能再碰到甘静。说实话,我早就把她忘记了。尽管她并不是那种很容易让人忘记的女人。我相信,如果在十几年前,不管哪个男人,只要看她一眼,就会记住她。可岁月无情,又有哪个男人会一辈子时时刻刻记住一个女人呢?如果有,那也只是在好莱坞的爱情片和专门写给无知少女看的言情小说里,而不是在现实生活中。不过,作为一个男人,我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哪个男人值得让女人死去活来地爱上一辈子的。     前天,我的手机出了点问题。早上,当我把充了一夜电的手机从电源上拔下来后,居然再也无法启动了。看着手机灰色的显示屏,我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失去了血色,变得灰暗起来。虽然平时并没有几个人打我的电话,可在这一霎那,我却觉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可能在这个时候打我的手机,而我的人生很有可能因为某个错过的电话而一蹶不振。

     

    所以,我觉得不是我的手机坏了,充不上电了,而是我自己出了毛病,充不上电了。我甚至感到,自己忽然被世界抛弃了。

    我立即拿着手机在房间里像没头苍蝇一样转了起来。短短几分钟,我几乎把家里所有的电源插座都插了一遍,手机的充电线也重新连接了无数次,可手机还是怎么也充不上电。我只好上网查了查,看能否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没想到网上各种五花八门的解决方案都有,除了常规的换换电源外,有让人拿着手机往地上使劲摔一下的,有让人对着手机连说三百遍我爱你的,还有就是让人直接扔掉再买个新的,其中最为靠谱的解释是这大概是由于手机所处环境温度太低所致,只要用电吹风加热后再充电即可。我想这完全有可能,因为这个夏天上海持续高温,我一直把家里的空调开得很低,手机拿在手里感觉就像是握着一块冰一样。虽然有人说这几天上海的天气热得可以在阳台上煎鸡蛋,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找出吹风机对着手机吹了一会儿,而没把它放在阳台上加温。但遗憾的是,我的手机仍然无动于衷。我只好决定拿去修理一下,以尽快恢复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刚好这个手机公司在我家附近的五角场就有个维修点,所以,当天下午,我就去了维修点。

    让人稍感惊讶的是,不知是否为了凸显其与众不同的高科技色彩,这个公司的维修点并未设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而是设在五角场的一幢有着炫目的蓝色玻璃幕墙的高楼上。在刺眼的阳光下,这幢高楼就像一块蓝色的冰砖,似乎随时都可能融化在一尘不染的蓝天里。不过,之前我还从未走进这幢近年来突然出现在五角场的大厦。我原以为这幢大楼是个办公楼,但进去后才知道并非完全如此,它的下半部是个宾馆,上半部才是办公楼。而如果去手机维修点,就得从宾馆大堂乘专用的电梯上去。

    也许,全世界的宾馆大堂都是一样的,站在接待柜台后面的服务员小姐的发型与穿着,回答客人问话的声音,墙上挂着的即时显现各个时区的时间的圆形的石英钟,一侧摆放的供人临时休息的沙发,从天而降的光芒四射的大型水晶吊灯,甚至,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舒缓的音乐,还有咖啡厅飘出的若有若无的咖啡味道,都好像出自同一个设计师之手。所以,我每次走进宾馆的大堂时,都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我会突然间觉得这里的一切都似曾相识,好像自己很早以前曾来过这里,在这里见过谁。时间在这里似乎停止了,似乎停止在过去的某一刻之后就再也没有改变过。

PAGE 1 OF 11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