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4月>> 金短篇

朝天吼

秦锦屏

杨辉进来的时候

    呼喊一声绑帐外,

    不由得豪杰笑开怀……

    黄土路上,舅舅一声秦腔尚未吼完,半空里“日”地飞来一个东西,不偏不倚砸到他头上,他捡起一看——一只陈旧、酸臭的绣花鞋!

    “我日他个……”舅舅青筋四暴,锄把儿往地上一顿,张嘴要骂。

    “住嘴,是额(我)!”

    舅舅回转头——小道上,外婆一颠一颠挪着小脚走过来:“嗳,胡吼叫啥呢!额把你个不学好的东西!再三给你叮咛说甭唱戏了,你咋就是不听话!”

    外婆指头儿往舅舅下巴上一戳,舅舅头一拧,躲过了。(她太矮了,本要戳舅舅额头的,结果……)外婆嘟囔着,劈手从舅舅手上夺过孩童似的金莲鞋,四下瞅瞅,麻利弯腰穿上。

    舅舅憋着气,径直大踏步往田头去了。不一会儿,前头隐约又传来了豪迈的秦腔:

    某单人独马把唐营踩,

    只杀得儿郎们痛悲哀……

    外婆咬牙骂道:“唉呀,额把你个不学好的崽娃子!”

    舅舅像是和外婆较劲呢,吼唱的声音更大了。

    天蓝,云白,蝉鸣呱噪。外婆统统顾不得看也懒得细听。贼毒的日头刺得人睁不开眼。村道两旁的地里,玉米秆已蹿至一人高了,纷纷扬起碧绿的手掌,像是为舅舅的吼唱喝彩!天上的云朵一朵一朵列成队,分明是被舅舅的唱腔震撼了,齐愣愣儿发了瓷!

    拥有一双“解放脚”(先缠足,后放足)的外婆,头上拢个遮太阳的蓝花手帕儿,手挽个装草的竹笼子,气喘吁吁终于赶到了地头上。还未及进玉米地,舅舅的秦腔热辣辣直刺她的心窝:

    小唐儿被某胆吓坏,

    马踏五营嗨,谁敢来!

    “财财!你个崽娃子再唱一声!再唱,老娘来把你的碎牛牛割了!”外婆显然是气急了,口不择言。已满二十岁的舅舅臊得顿时哑了声。白杨树上,只有那只嫩蝉不知羞地呱噪,舅舅憋着气,飞快地给玉米培土、除草,震得玉米叶子刷啦啦响。

    “嘎嘎嘎嘎……”隔壁地里传来一阵放肆快活的笑声,不见人。紧接着,一阵子唰啦啦的响动,蓬勃的绿叶间探出一个白嫩的圆脸:“老姨哎,我正兴兴儿偷听你家财财唱戏呢,你这老祖宗一来,生生儿把我的戏瘾给掐断了。你家财财唱得好哇,这唱的可是那乱世英雄单童!”

    前面的玉米叶子不响动了,舅舅停下手头的活儿,拄着锄把儿抿嘴笑了。嘿,这女人,真的懂戏哩!

    外婆忍着气,扬手甩出一串汗珠子:“他秋花嫂,既然这么爱听戏,你咋自个儿不唱呢!你自个儿不唱,你家男人也不唱么!看,就是你们这些个人,成天儿夸额家财财,胀得额家这个二百五,硬是把唱戏这下贱事儿当荣耀呢!”

    秋花嫂那张白胖脸儿“嗖’地不见了。玉米地里刷啦啦,刷啦啦响……整个一下午,再没人声了。

PAGE 1 OF 10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