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4月>> 金短篇

猎雁

申长荣

杨辉进来的时候

    我说借气枪,真借到了。气枪装在枪囊里,枪囊被伪装成了渔具袋。

    等交到蒋焕礼手里,大家才发现忽略了一个起码的问题:到哪儿去打雁呢?

    开春以来,天天有大雁从我们居住的镇子上面飞过,有时候一天过好多群。这种景象,每年春秋,大约都有一个多月。

    昨天,同时有三伙,最多的一队人字形,另外两伙一字形,相隔不远。

    我们几个刚打过几圈麻将,一起出屋去解手,雁阵黑沉沉压过我们的头顶。我们几个站在院子里,仰着头看。

    打下两只来,炖他一锅。

    是谁呢,顺口说了一嘴。好像老郎吧。

    这对我们是一个新鲜的刺激。连日来,我们给麻将和酒精搞得头昏脑涨。放假有一个礼拜了吧。开头,刚得着休息还行。这两天,麻将跟酒,劲头儿都不那么足了。

    本来不经意的一句话,让大伙你一嘴我一嘴,说得越来越像真事儿了,回到屋里以后,渐渐清晰具体,于是变成真事儿了。很多蠢事,常常也是这么出来的。

    现在,不再是食不果腹的年月了。那么大家是馋这口儿馋得不行了吗?也不是。我们几个都进中年了,都吃过野鸡、野兔、野猪等的肉,也都认同还没有家养的适口。就是当时,就是老郎,也说,他以前吃过大雁——硬撅撅的,柴,也没大鹅肉好吃。

    打雁,看来自然为了吃。其实,谁都不怎么想吃。可也并没影响这么一个随意的念头,付诸为一次具体的行动。类似情形自然不少见,这也不是轻易几句话能说清的。

    老蒋说他在老家有过一只高压气枪,后来禁枪,被收缴了。那还是在我们都非常年轻的时候。

    不就是气枪吗,你会玩儿就行。这话,是我说的。

    别说气枪,猎枪也不是没有。前年冬天,一个山沟里的伙计喝完酒,半夜拎一只套了猎枪管的改装半自动步枪,追老婆屁股后头,到工棚子里误杀了一个包归楞活儿的把头。

    ——就是步枪,用步枪子弹。

    蒋焕礼打开了枪囊!熟练地把气枪组装起来。

    端起枪身,眯起左眼,右眼歪到瞄准镜后面,对准蹲在前面人家房脊上一只灰鸽子,瞄准。一副馋样儿。馋枪,不是鸽子。

    那只鸽子背羽披着朝阳的光辉,面朝着我们,不时歪下头伸嘴巴整理整理颈下的羽毛。

    不过,这只无辜的鸽子至少此刻不存在危险。我们的老蒋不过端着枪瞄瞄准儿,隔着窗户玻璃呐。再说,它是主人饲育的鸟儿,四处偷嘴吃蹭食,替主人捡便宜的肉。属于某位主人的财物。一般情况下,稳定的社会形势,人和人之间大都遵守规矩及默契。

    别臭美了——你能拎着枪出屋啊?

    老蒋嘿嘿两声,很快又把枪拆开,装进袋子。这家伙鼓捣起枪来真利索。目光闪烁,容光焕发。和我们一块干活儿那个伙计换了一个人。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