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期刊奖百家重点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
主编:宗仁发

    众多知名的作家都希望自己满意的作品在《作家》上发表,而年轻一代的作家也以自己的作品能够在《作家》上发表为荣。
余华

2014年4月>> 诗意评论

诗歌的价值观写作与纯粹写作

李森

杨辉进来的时候

    俄罗斯伟大诗人奥斯普·曼德尔施塔姆在他的锦绣之文《词与文化》中,吟唱了彼得堡街道的杂草。他说:“现代化的进程不是由地铁或摩天大楼来衡量,而是由城市中蹿出石头缝的生机勃勃的绿草的生长速度来测定。”他吟唱了时间:“诗是掀翻时间的犁,时间的深层,黑色的土壤都被翻在表层之上。”接着,曼德尔施塔姆吟唱了古罗马诗人奥维德的《哀歌》:

    我喝干这昏暗的空气

    像喝尽昏暗的水,

    时间被犁翻起;那枝玫

    瑰曾是这片土地。

    夜深人静时枕着古老的月轮,与曼德尔施塔姆窃窃私语,让我想起了不久前自己对两种诗歌写作方式的划分:一种是价值观的写作;另一种是纯粹写作。我以为,二流以下的诗人,其写作一般是价值观的写作,因为将个人化的言语打扮成公共语言去喂养价值观虎狼,最容易博取被价值观塑造的种种心灵的欢心。这类诗人怀揣着真、善、美,假、丑、恶等价值观范畴的内涵,像一池死水喂养着一群蟾蜍的眼睛,它们无时无刻都在处心积虑地观察苍天、大地和人世间的逻辑深度,对抗最素朴而原初的风花雪月。

    挖掘文化伦理的深度言说系统,是价值观写作的目的,也是劣等诗歌史写作的出发点和归宿。劣等的诗歌史写作来自劣等的意识形态心智。劣等的诗歌史写作者只与书本、教材、知识、逻辑、成规、帮派、诗歌黑社会勾兑,而不与温润、自在、直观的心灵、风物和生活对话。

    在我们这个时代,价值观的诗歌写作与诗歌史写作已经控制了所谓的诗坛,豢养了成批的批评家、学者、教书匠、诗歌混混、江湖油子。写作者们互相抚摸,彼此武装,像腐水中的一群群蛆虫一样,个个晶莹剔透,模仿着一组组肥胖的弹簧。

    纯粹的写作是对抗价值观的。在纯粹的写作者看来,价值观写作属于社会学的写作、伦理道德的写作,总而言之属于意识形态的写作。对于沉默的、无穷无尽的、无限蹉跎的天地万物和没有被玷污的个人心灵和心智而言,任何意识形态的价值观逻辑书写,都是语言暴力不得不制作的“谎言”系统——表达本身就是对本真存在的背叛。“谎言”以看似真诚的模样假设了一切,又以看似科学的逻辑铺陈、演绎了一切——这是一条人类作茧自缚的不归之路。价值观系统的培育,本质上是素朴心灵和心智生成的文化原罪。老子《道德经》第五章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诗歌背对价值观的深度而飞翔,是人类心灵的赎罪形式,是一种自我矫正的无意义之美。诗歌应该守住虚静空明的心海与物华,与万物一起在春情与秋露中蹉跎。我的《春荒》组诗里有一首诗《归去来》:

    一千匹马中听不见知音

    一山,一水。一山,一水

    一千只鸟中看不见知音

    一天,一地。一天,一地

PAGE 1 OF 3 PRE|NEXT

    无论对于西欧作家还是东方作家,《作家》杂志都能给予广泛、公平和富有魅力的介绍,对此,我谨表示敬意。
    —日本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大江健三郎

王城如海

作者:徐则臣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匿名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
人民文学出版社
上东城晚宴

作者:唐颖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